js9905com金沙网站

亘古男儿一放翁

2019-03-29 15:35:00 来源:js9905com金沙网站原创 阅读量:45898

——陆游《关山月》赏析

 陆游,号放翁,我国南宋时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。陆游一生坎坷,多不得志。仕途上,多次被秦桧打压;为官时,因主张抗敌与朝廷政见相左,数用数黜;感情上,爱妻唐婉因不受公婆喜爱而被逐出家门……陆游的诗现存九千三百多首,数量之多,为中国文学史上所罕见,内容深广,风格多样,然每念及那些慷慨激昂、脍炙人口的诗篇,大家所看到的,却只有满腔报国热血、忧国忧民、豪情奔放的陆游。

    

下面是陆游的《关山月》:

  和戎诏下十五年,将军不战空临边。朱门沉沉按歌舞,厩马肥死弓断弦。  

  戍楼刁斗催落月,三十从军今白发。笛里谁知壮士心,沙头空照征人骨。  

中原干戈古亦闻,岂有逆胡传子孙!遗民忍死望恢复,几处今宵垂泪痕!

 

这首诗写作于陆游罢官闲居成都之时,套用乐府旧题写时事。短短数行,却将宋金对峙时期南宋的剪影呈现在读者面前,构思绝妙、文字凝练、爱憎分明,爱国、报国之思不言而喻。寥寥数十字,却刻画出不同人物的思想和形态,由小见大。

 

全诗共十二句,每四句一转韵,也由此分为三层。三个层次分别描写同一月夜下三种不同人物的境遇和态度。前四句为第一层,写只图享乐、荒废战备的将军;中四句为第二层,从边疆战士的角度出发,表现战士们报国无门、蹉跎年华的悲愤心情;后四句写沦为遗民的人们切盼收复,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。议和的诏书已下十五年,将军来到边疆不为战斗,只图那深院紧锁、歌舞升平的奢靡生活,就算马肥死、弓弦断,又有谁去认真准备战备?岗楼阵阵更声,仿佛在催促着将落的圆月,正如那半年从军的战士,如今已是白发点点。谁又知道,那凄凉的笛声里,是壮士无奈无望的心声,沙场上那累累白骨,月光之中显得更加苍白。与胡人之战古来就有,可何曾沦落至此,中原的土地竟养育着胡人的子孙!沦落的难民啊,切切期盼,何时能再回来祖国的怀抱,可就算他们夜夜垂泪,朝廷又能带给他们什么希翼呢?

 

同一轮圆月下,不同的是每个人的心境。诗人从不同人物的角度入手,制造了强烈、鲜明的对比,使全诗层次分明、色彩丰富、情感激烈,呈现了一幅渐近、交织的关山月夜图。诗中有景有物,以景托物,以物衬景,朱门、厩马、戍楼、落月、沙头这些本不相关的景物在诗中,很好地融为了一体,若非诗人情到深处、细致入微、才学渊博,焉能有此好诗?

 

诗人一生以报国为己任,忧国忧民,爱国入骨,然苦无机会一展宏图,保家卫国。“将军不战空临边”,一个“空”字,道出诗人所想,所谓空者,浪费也,诗人此刻多想守边的将军是自己,那样,就可以披挂上阵,勇猛杀敌,放纵沙场,那不就是放翁的梦吗?“沙头空照征人骨”,又一个“空”,只是这个空多少有些凄凉,无数将士葬身沙场,如今却不能驱走胡人,朝廷又妥协求和,不能痛杀敌人,为战友雪耻报仇,惟有对着空旷的月光下,沙场上累累白骨,责人,抑或责己,那该是怎样一种悲哀?情到深处,看到那些遗民夜夜对月垂泪,只为盼朝廷早日收复失地,却屡屡失望,我若为将军,焉能无动于衷?然纵有万种思绪,一个罢官闲居的诗人,又能奈几何?抹一把泪,长叹几声,聊表我悲恸之心。

 

梁启超有诗云:“ 诗界千年靡靡风,兵魂销尽国魂空。集中十九从军乐,亘古男儿一放翁。”一首《关山月》把编辑陆游深沉的爱国情怀泼洒得淋漓尽致!




基础部  刘丽君

责任编辑  褚昕远



扫一扫分享本页

分享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